前言的前言:這是從MSN社群搬過來的舊文章,大家請放心,一米很健康!!

前言--
 
什麼!?一米又生病了!!不是啦,自從去年(註:指2002年)12月聽了一場蔡焜洋醫師關於『大型犬髖關節疾病』的研討會後我和一米爹就計劃好, 等一米一到4個月大,就帶她走一趟嘉義,檢查一下一米的髖關節。

我想在這簡單介紹一下, 『髖關節發育不全』〈Canine Hip Dysplasia〉,簡稱CHD。這是大型狗非常常見的遺傳疾病,大概檢查過 70 隻狗狗裡面,只有 2 是合格的, 其他的狗狗即使檢查出遺傳到CHD,也因為程度的不同所需要進行的醫療手術也不同,比如有些狗狗從 X 光片判讀應該是很嚴重的,但是狗狗本身行走起來卻還好或是狗狗年紀已經超過做某種手術的黃金時期,就不必動手術了,說了半天, 還是不懂... 


2003年
二月19日
天氣情朗,很適合外出郊遊,我和一米爹帶著一米整裝出發前往嘉義。 一米似乎漸漸適應乘車的顛頗, 一上車就乖乖的趴下,但是仍舊掩不住緊張的情緒,一直〝哈哈哈〞猛喘氣,外加流口水 。
身為司機的一米爹為體貼乘客長途搭車辛勞,每一個半小時下休息站,讓乘客尿尿便便,當然,這個乘客不是我,而是一米爹的小心肝--> 一米,想當年我還是一米爹的小心肝的時候,也沒有如此待遇,如果想上廁所,也只能〝忍忍忍〞啊~~~

說到尿尿便便,自從一米到草地解放過一次,她現在就很享受在草地上〝野放〞的樂趣,就好像是天生自然的一般。
由於一路順暢,一米爹油門踩得太高興了,以至於在三義下坡路段,被警察杯杯攔下開了一張罰單,心疼呦!因為在休息站耽擱不少時間,到嘉義時天色已黑,這時問題來了,住哪裡咧?還帶著一隻狗呢!下了交流道,順著北港路下去,一路上映入眼簾的盡是一排排〝模貼路〞〈Motel〉的招牌,此時,我與一米爹兩人有默契的相覷微笑:

〝妳跟我在想同一件事嗎?〞
〝討厭~~死相~~人家不來了!〞
〝我是說~~帶一米偷渡汽車旅館啦!!!〞
〝噢,對啊,好啊,我也是這樣想~~唉呦,怎麼突然熱起來了....〞
HaoHao!〞一米叫了兩下,一米爹連忙轉頭叮嚀一米待會check-in時千萬不要叫,否則今晚就得露宿街頭,妳就做流浪狗了~~~哈哈

我們先到醫院附近探路順便讓一米尿尿便便,因為一進去motel後,就不準備讓她出門了。最後,決定住在一家離醫院比較近的motel,小木屋式的喔,我和一米都很興奮,一米到哪裡都很興奮,而我是因為沒去過motel,所以興奮,很ㄙㄨㄥˊ厚!

check-in
的時候好緊張喔,儘管事先把一米的運輸籠用毛巾蓋好,可我腦子裡一直幻想旅館的櫃檯人員荷槍實彈,對著我們大吼〝停車!熄火!搜車! 喉~~~夾帶狗狗,不准進來!出去!!!〞,好在check-in的時候,櫃檯人員也只是被關在一個像當鋪的房間,露出一張臉打聲招呼,登記證件,給我們一盒水果問問我們早餐要吃什麼而已,等待的同時,我們看到牆上掛了一些〝標語〞://本飯店已設置反偷拍裝置,請安心住房//,這讓我看了心裡直冒疑問,反偷拍裝置?是監視器嗎?應該不是吧,那降子一米會被發現耶,後來被一米爹取笑這種想法很好笑...
另一個標語是://禁止攜帶寵物//,很扯的是,我竟然還大聲念出來,還和一米爹一搭一唱,說帶寵物會吵到人啊不衛生啊,櫃檯人員根本沒理我們,這就叫〝做賊心虛〞!

一進房間,一米好奇的東聞西聞,為避免一米尿尿在人家地毯上,一米爹立刻將一米趕到像房間一樣大的廁所,這間motel的洗澡浴缸好大唷!


我把一米抱進浴缸裡,她高興地猛打滾,陪她玩了一會兒,我和一米爹到隔壁耕讀園吃晚餐,因為掛念一米單獨在房間,15分鐘不到吃完套餐匆匆走人。

晚上睡覺時我堅持一米要和我們睡,於是無奈的一米爹就把一米的運輸籠放在沙發上,沙發搬到床邊,高度剛好一樣,
這樣一米就相當於在我旁邊睡,好聰明喔!

這一夜我睡的並不安穩,一來是被左右雙聲道立體環繞打呼聲吵的,二來,突然擔心起第二天的檢查....

二月20
上午11點,到了醫院門口,馬上看到一位漂亮的護士阿姨在門口迎接我們,接著蔡醫師出現
一米看到陌生人就很亢奮,即使是對她動刀動針的醫生也一樣,照例尿尿在診察台上。
問了一些基本資料後,一米就被帶到後頭進行X光照射,半個小時後一米就被帶出來,因為麻醉還沒退,一副吃了搖頭丸的樣子,晃個不停,口水直流,看了好心疼。

  

當醫生拿著照好的X光片像我們解釋時,其實我根本無心在聽,〈也聽不懂!〉,全部推給一米爹,我則一旁安撫一直搖頭晃腦的恍神女郎一米, 醫生說一米的髖關節角度過大,必須要趁早做矯正手術時,我的心揪了一下,我和一米爹30秒內就決定馬上動手術,於是一米又被推進手術室。我的焦慮緊張坐立難安相對於一米爹悠閒的看報紙喝茶,讓我氣得去上廁所,途中經過手術室,隔著玻璃,隱隱約約可以看到一米躺在手術台上,接著一片鮮紅,突然間頭怋目黯,滿天全金條,連忙衝進廁所,一陣吐意,嗚嗚嗚~~我的小一米,都是妳爹害你要做這狗屁手術,娘捨不得啊~~~捨不得啊~~嗚嗚......
一小時不到,一米出來了,恍神女郎再現,但是多了一個大燈罩在她頭上,〈那叫伊利莎白頸圈〉。
 

一米好堅強,醫生說他不會像其他的狗狗唉唉叫,跟主人撒嬌,我想醫生是在安慰我吧!在恢復當中,一米爹就和醫生討論起當今獸醫界的專業水準問題,醫師說得慷慨激昂,一米爹頻頻附和,結論是台灣獸醫的水準參差不齊,連學校的教授自身的專業恐怕都落後歐美三四十年,教出來的學生怎會有好筍呢,而且獸醫系畢業根本沒有經過像人醫的實習醫生,住院醫生的訓練就自己開業,更遑論專科制度了,真是恐怖,各位啊各位,以後帶您家的寵物看醫生時,要多多打聽呦!!!


一米爹車子開到醫院門口,大概是剛剛和醫生聊的很〝罵幾〞,醫生親自把一米抱上車,千叮嚀萬囑咐一番,十八相送後,終於踏上歸途,大概是麻醉藥未完全消退,一米一路沉默不語,叫她也不應,我心想她是不是在怨我們這麼折磨她?

到家後,我一口氣把一米抱上五樓,開門的時候我整個人蹲在地上,根本站不起來,簡直是攤掉了,小一米大概聞道熟悉的味道,知道回家了,高興的扭來扭去,不管身上傷口,突然間我的腎上腺素又來了,女泰山一把抱起一米馬上關進籠子裡,嘿嘿,給我乖乖休養兩個星期!!



 二月21

一早問題來了,一米對於帶著一個燈罩的生活很不適應,因為連尿尿便便都不會了。

一米因為傷口癢又舔不到,她竟然利用燈罩的邊邊去磨蹭傷口,為了阻止她,只好幫她五花大綁,但是沒多久,就脫下來,因為連路都不會走了。

這兩個星期天天換藥,一天兩次,剛開始幾次,像要殺豬一樣,不給換,之後習慣了,認命的讓一米爹處理,反正有好吃的零嘴,其中的護眼貼,是一米爹試了好多種方式最後研究出來最合適的貼傷口方法,大小適中,不會脫落,又好撕。

三月4日
拆線前夕


三月5日

拆線恐怖畫面,兒童不宜,老人不適,心臟功能欠佳者請迴避......
 

~~~~拆好了,漂亮寶貝重現江湖耶~~~~~

jps是預防性的手術,且成功率七成五,〈一米平常不會亂叫亂吼是個乖小孩,希望老天爺保佑他是在75%之內〉趁小的時候在黃金時期先矯正,以免大了後萬一要開大手術比較麻煩〈做TPO手術要三個月不能動),當然,並不是非得一定要做受手術。因為飼主有本身經濟因素的考量,像此次兩天一夜手術之旅,手術費+檢查費+食宿費+油錢+超速罰款,>NT30,000.-(當年的價碼)
這些費用,是當你在寵物店看到一隻隻毛茸茸的可愛憨呆幼犬時,所想不到的。要養狗狗的朋友,不是買得起她就好,重要的是養的起啊!

原先我不打算告訴一米外婆動手術的事,但是一米休養的兩個禮拜中,一米婆一直打電話來說一米好久沒來看頗婆,我一直藉故推託。
終於讓我媽發現事有蹊翹,一小時後我媽出現在我家門口,〝一米咧??〞....。 當米頗婆看到一米頂著一個怪頭像個陽明山上的行動衛星搖頭晃腦的迎接她時,不禁紅了眼框,但理智戰勝感性,抬頭一問〝愛開瓦賊吉?〞
〝狗狗甘唔健保?〞,這時候真的不能說實話了!
大部分沒有養狗狗的朋友,一聽我們帶一米動此手術,他們的反映分兩派,一派是嗤之以鼻,一派是感動流淚...
前者會認為我們養狗走火入魔,把狗當小孩養(差不多啦) ,後者則是希望下被子投胎做我們的狗狗,哈哈哈~~~

現在養狗狗的觀念和我們爸媽那輩不同,狗狗在我們心中的角色不再是那個給他吃剩菜剩飯的看門狗而是我們的同伴,是我們的家人,是我們心頭的一塊肉,在我們的能力範圍內照顧他,相同的,他也是如此的眷戀著我們。金寶媽形容對金寶的愛濃得像膏了〈是這樣說吧,不知對不對〉,說的真貼切,到心砍裡了!

 

 




    全站熱搜

    loveim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