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學寄來一篇文章,想和大家分享。

================================================================
================================================================
建立信任,不容易,卻很重要!

整個社會風氣構成的現象..顯示教育徹底的失敗..也難怪台灣在國際上不受信任..
(中國時報 獨立評論 莊佩璋 2006.01.18 )

十年前,我帶年僅三歲多的兒子到美國旅行,寄宿親戚家。
親戚拿個全新的兒童汽車安全座椅給我,
說:「這裡規定兒童一定要坐汽車安全座椅,這個給你用,因為是借來的,請儘量不要弄髒,我還要還人。」

兩週後,我不再開車,他拿著半新不舊的安全座椅到量販店辦退貨。店員一聲不吭,錢全數奉還。
親戚得意地對我說:「美國的商店,兩週內都可憑發票退貨,所以我們常來這裡『借』東西。
有些大陸人甚至連電視都『借』哩!你說,美國人笨不笨?無條件退貨的漏洞這麼大,他們竟然都不知道!」

隔年,我到日本,在當地做事的台灣朋友招待我,出入都開車。
我問:「東京地狹人稠,不是很難停車嗎?」
「沒那麼嚴重啦!政府規定要有停車位才准買車,所以車子並不像你想的那麼多。」他說。
「哇!那你有停車位嘍?一定貴得嚇死人對不對?」
「你怎麼跟日本人一樣笨!先租個停車位,等車子掛牌後,再把停車位退掉,不就解決了?」
幾天後,換成日本朋友招待我,待遇淪為兩條腿加地鐵。
他客氣地說:「東京養車容易,養停車位難。所以只好委屈你擠地鐵了。」
我馬上向他傳授「破解之道」。
沒想到他沒有「悟道」的狂喜,只淡然說:
「真要鑽漏洞,其實到處都是,比如家母住在鄉下,我把戶籍遷過去再買車就可以了。
但是,我實際上就住東京,沒停車位卻買車,左鄰右舍會怎麼看我?
開車上班,我怎麼面對同事、上司及正派的人不會這樣做。」

美國商店無條件退貨的機制與日本到處漏洞的法規,都建立在「信任」的基礎上,當「信任」瓦解,社會也會崩潰。
也因此,他們可以容忍政客做錯事,卻不容許政客說謊。

台灣呢?
我們則是「假到真時真亦假」,每個人都虛虛實實,整個社會是在「懷疑」的基礎上運作。
但即使已是防弊重於興利,結果還是「敢的拿去」。
想法思維影響行為,而個人行為又可擴及影響企業服務、社會運作。

記得去羅馬搭乘地鐵時,發現有售票機卻沒有驗票機。
當場起了疑惑,到底要如何確認乘客有沒有買票?那這樣地鐵不就鐵定虧錢嘛?
這是我們的習慣想法,總是想要替自以為的小聰明或貪小便宜尋求應對之道。
對於義大利人而言,我們會問這種問題才奇怪。
搭車為啥不買票?乘車怎麼可以不買票呢?兩方想法當下有了差異。
如果你真想知道是不是可以不要買票搭車?
可以,的確可以入站搭車,但是你要確保不會被富有正義感又雞婆的義大利人發現,因為他八成會去舉發你。
到時候罰款可就是車價的數倍,而且丟臉還丟到國外去,真是賠了夫人又折兵。
建立信任,不容易,卻很重要!
"人而無信,不之其可也"不知在當今"唯利是圖"之社會中是蠻諷刺的事!
==============================================================
==============================================================

《米媽眉批》:
記得2004年去匈牙利玩,導遊帶大家搭地鐵時,偷吃步。
害得大家嘗到東歐警察的排頭,不僅罰錢,當天興致也受影響。
在匈牙利,地下鐵有三條顏色,黃紅藍,都是互相可以接替的,
就像我們搭淡水線可以接木柵線一樣
唯一不同的是,每換一條地鐵線,就要買一張票;
不知道這位先生是怎麼了,是不小心還是專漏洞,我還是搞不清楚,
反正就是本來要100元的路程,只買50元的票,有位團員有跟他反映,他揮揮手,不理會~
結果就是,在出口處,高頭大馬撲克牌東歐共產國家臉的站務先生小姐,一字排開在查票
誰都不查,光查我們這些東方人,一看就是觀光客,誰叫我們長得一臉肥肥又好吃的樣子...)
馬上,一個很像女子鉛球選手的女站務(穿的很共產)首先發難:噗啦咕呱阿嘰咕哩趴.....
女站務很不客氣一把抽起一位女團員手中的車票,突如其來飛天手,把大家都嚇了一大跳
驚嚇之後雖直而來的是恐懼。
因為大家七嘴八舌的為自己來自於非英語系國家誤解地鐵規則辯論的同時,
(我沒有,我安安靜靜在一旁,因為我的英語很高深,沒有人聽得懂~)
從身後又冒出四五位武裝的警察...
導遊不再硬ㄠ,開始警覺不該拿大家的安危開玩笑,趕緊付了重罰:正確票價的50倍,馬上走人~
我記得當天是要去洗匈牙利著名的溫泉公共澡堂,後來大家都沒興致,跑去雪拼了。
這位導遊,算是學到教訓。因為在2003年,是他帶我們去捷克,那是他第52次去捷克,
熟門熟路,人很幽默和氣又博學,也知道他是個虔誠的基督徒,給我跟米爹很好的印象
於是次年,要去匈牙利,第一次人選就是他,我們湊到開團人數,跟旅行社指定他帶團,也如願了,
但沒想到,老鳥也發生這種事情,真是遺憾。
剛剛說到付了重罰走出車站,事情結束了嗎?!我會這樣問一定是沒有~
是的,因為大家分散開來雪拼之後又發生事情了~又被警察臨檢,又要罰一次....。






    全站熱搜

    loveim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