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榜了。(相關文章請點閱"還記得那年這天")
班上同學的表現出乎意料………只有一個考上國立大學,一堆落榜的人。
我也是其中一個。
從落榜的陰霾振作起來,趁著補習班開課前,我奮力的玩,就是想把高三一整年的都玩回來。
天天都有同學的邀約,看電影,聽民歌,去MTV…
有天室友S來電,
『ㄟㄟ,蔡XX都沒消息耶~~』
『我們去找她出來好不好?』
『你知道他家嗎?』『不知ㄟ,不過大概知道他家水果攤好像在哪個戲院旁邊吧~~』
就這樣,和室友S兩個人,來一趟西門町尋人冒險記。

西門町什麼不多,就是電影院多,光是一條街上電影院旁的水果攤…不多,就十幾家….
兩個阿呆就一路問,
『老闆~請問一下,你知不知道蔡XX…..』
『夏?!—蝦郎??蝦密?!』
一開始都不好意思的會跟老闆買個小包切好的水果,但是等到四隻手都拎了好幾包的水果,
兩個人找了地方坐下來邊吃水果邊想辦法,
『這樣下去肚子會很脹耶,而且快沒錢了~~』
『好吧,再找一家戲院旁的攤子問,沒有就放棄!,留著錢去木船聽歌啦!』我擦擦嘴吧,有點懊惱這個尋人計畫,或許是一股傻勁吧。

可能是說了狠話,再問了幾攤,問到一個黑黑胖媽媽擺的攤,
『老闆~請問一下,你知不知道蔡XX…..』
原本機械式裝水果的動作頓了一下,他抬頭望望我們,
『素隨要找她?找她幹什麼!!??』
『啊…』找到了嗎??找到了耶!!!
『我們是他同學,想找她…..』
話還沒說完,胖媽媽就很不耐煩的對我們揮著手,好像趕他攤子上的蒼蠅一樣,
『不知道啦!!不知道她啦!!賣來問偶啦!!』轉過身背對著我們還一直碎碎念,
『幾哩尬俺攏看唔郎影,系桂趴趴走%&$&%……』嗯,大概就是這家了。
胖媽媽黝黑的臉上也有著淡綠琥珀色的一雙眼,還有更多的憂愁與混濁。
兩個阿呆尷尬的退退退….想在這情況下要問出個什麼來,還不如省下時間趕一場木船聽歌。


補習班開課了。
室友S不時會在我不見天日早出晚歸的苦悶補習生涯中,出現在南陽街,
帶給我一些大學新鮮人的青春氣息。
『我跟你說,後來我有聯絡上蔡XX…』S神秘兮兮的瞇著眼睛對我說
『喔,然後呢~她還好嗎…』我看著碗裡的麵線,心裡嘀咕今天這碗的大腸太少….
『ㄟ~~你專心點,她喔~~她懷孕了耶….』
我噗嗤一聲,把好不容易撈到的大腸噴了出來,我看了一眼室友S,突然覺得S的瞇瞇眼很邪惡。

實在太shock了。
懷孕,發生在我們那年代。我馬上想到,一定是跟那個穿白色尊龍鞋的男人生的,老天爺。

這一年,室友S,與其說是報告,還不如說是炫耀她的戀情時,偶爾還會提到蔡XX。
S說,蔡過的並不好,唯一開心的時候,就是和S去逛街。
孕婦逛街又容易喘又頻尿,一次兩次之後,就改去住的地方看她。
『ㄟ,都大個肚子了,那個男人還對她拳打腳踢耶~』
『有沒有搞錯啊??怎可以這樣~太可惡了!!』
『真的啊~~我親眼看到的啊,就在我面前踹她,要錢要不到就這樣耶~~嚇死我了……』
『啊~~要錢?!那個男的還是吃軟飯的喔!!!』
『唉,你不知道的事多著呢,是個爛人啦…ㄟ,我有個計畫…』
當室友S口沫橫飛地跟我說他偉大的計畫時,我的腦筋一片空白,耳朵嗡嗡作響。

S其實計畫很久了,只等蔡的點頭。
那個周末,S找來系上男同學開車,然後又去蔡跟那個男人住的地方,把蔡帶了出來,
連夜開車下南部,開始計畫的第一步,『大脫逃』。

對這偉大的計畫,我貢獻了些許的零用錢和一千個祈禱。
幾週後,蔡在一個安穩的環境產下孩子,S南部的表嬸熱心的幫蔡做月子,一切似乎都很順利,
沒有讓那個爛人找到,還有表嬸家的工廠,蔡也可以去打打工,甚至不用擔心生活費的來源。
我們天真的以為,一切一切的安排,對蔡都是最好的。

幾個月後,我也開始大學的生活,社團,系學會,活動不斷,新環境新朋友,忙著將自己以最快速的時間融入其中。
而S,好一陣子失去聯繫,我也沒太多的腦容量去想是怎麼了。

春去秋來。剛結束一段感情正需要友情的安慰,拿起話筒不加思索的撥了S的電話。
久沒聯絡,但是講到感情的事情,是沒有時空阻隔的,義憤填膺,同仇敵愾~~
唏哩嘩啦的痛哭一場,霹靂啪啦的大罵一頓,電話的兩端,兩個瘋婆子,又哭又笑黃狗灑尿。

終究,話題還是聊到了蔡。
S長嘆一口氣,『我對她投降了,我無力,那是她自己的選擇,那是她的命了……』
我不解,繼續追問,才知道,孩子生下來後,在S的表嬸照顧下健康可愛,但是蔡,
卻三天兩頭的不見人,有時候很狼狽的出現在家中,天氣炎熱的南部,蔡還是穿著長袖,
表嬸心裡有譜,覺得蔡這孩子太傻,傻到回去找那個男人…..
表嬸對蔡很心疼,但是再怎麼勸,也勸不醒一個迷惑在宿命裡的靈魂。

『孩子需要爸爸…』
『他看到孩子他會改的…』
聽了S轉述蔡的話,只覺胸口有一陣逆沖的胃酸,『有嗎?他有改嗎?』
『狗改不了吃屎,後來我又去找她啊,一樣啦…那個男人還威脅我,說我誘拐良家婦女,哈哈哈~~唉…後來那個男的不知道從哪裡找到我的電話,學校宿舍,靠!!我又連夜搬回家,太恐怖了!!!』

『是這樣你消失了很久喔?』
『是啊,我怕牽扯到你…』

我不敢再想像那樣的畫面。我始終想不明白,這樣的男人有什麼好依戀的。
難道這是幾世的欠債嗎?難道,真的宿命難逃嗎??
掛上電話,攤在床上,想到自己剛結束的那段戀情,雖說不完美但也求得好聚好散…….。


這一趟記憶的翻攪,恍神的我,公車坐過了站。
匆匆下了車,回想剛剛那一雙眼,會是她嗎?
或許她現在很幸福,
或許她遇到一個好人,
或許……

蔡XX,我沒有忘記妳。





    全站熱搜

    loveim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