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了午休時間,老師都來了,
看她還趴在桌上,我搖搖她,『ㄟ~上課了啦!』,『我頭痛…想吐。』
我摸了一下她說痛的地方,媽呀,在她淡褐色略捲的頭髮裡,腫起一塊小山丘!!
真搞不清楚這是怎麼傷的了,只知道這一定很痛。
我還記得那天下午體育課的時候,一個中年男子在校門口接她離開,
白花花的太陽下,那男人的白色尊龍鞋,顯得好刺眼。

第二天她沒來,第三天也沒來。

等到她來上課的時候,也沒再問起這事了。我就是不愛打探別人隱私,雖然心裡有很多的問號,但不光是我,大家都想知道,耳語傳來傳去~~
『那個男的就是她男友嗎?』
『好老喔!』
『是不是有打她啊??』
她,在班上,總是大家茶餘飯後的話題,在這樣大烤小考天天考的無奈高三生涯裡,她算是娛樂圈的人。

大部分的人對留級生刻版印象就是不愛唸書,愛玩或是很壞。但是這些,在她身上我倒是看不出來。
有幾次考試,她興衝衝的跟我說,『ㄟ,我昨天有唸書~』,當時她的眼神,說是自信還不夠貼切,
我覺得是一種『喜悅!!』,光是一臉洋溢著有準備有唸書的幸福,我很想請老師直接給她滿分。

我知道她是唸得來的,感覺她也想好好唸,
但背後就是有個什麼因素在困擾她耽誤她,讓她無法專心。

我也試過跟幾個要好的同學討論過這件事,找她一起唸書,但是馬上遭到否決,冷潮熱諷她的實力,並要我離他遠一點免得被帶壞。我耳裡聽著心裡想著,她一點也不壞,你們的心和嘴比較壞。

我和她就一直保持著這樣淡淡的友誼,在這個小型的現實社會裡,不時的給她一些關懷。

不知道何時,窗外響起了第一聲的蟬鳴。
校園裡面沒有火紅鳳凰花,但炙熱的陽光照得人人臉上一片通紅。
這時候大家暫時拋下書本,忙著互簽畢業紀念冊留念。
本本精美的冊子在她附近傳來傳去,就是沒有一本在她面前停留下來,
她也不以為意,不受一點干擾的繼續拖著下巴發呆。

點子多的我在那個年代就不興這一套,早早就準備好walkman,請同學錄下一段話當作紀念。
這算是新鮮的事,大家玩的不亦樂乎。我把隨身聽丟給她,也要她說幾句話,她大方的接下,
不會像有些同學脫脫拉拉的不好意思,不過他對著麥克風卻傻笑很久。

『香菇頭<註1.> ~~你是個很funny的人,好好笑(嘻嘻嘻~呵~呵~呵……)』
『恩….祝你金榜題名,好好念書,我是蔡XX,要記得我喔,哈~你一定會忘記啦…..』
大概就是說了這些。後來也不確定她到底有沒有去參加畢業典禮。

炎熱的夏天,似乎想把腦子裡的水氣一次蒸發光,什麼都記不住。
高中最後一個學期結束了,大家還是留在學校裡做最後的衝刺,窗外的蟬聲依舊知知做響。

這年的夏天,還發生了一件大事。『六四天安門事件』~
大家圍著交誼廳的電視,直到聽到第一聲槍響,直到看到冷血無情的坦克車輾過脆弱的肉身…
震醒了我們這群生活在象牙塔裡的花朵~~~

<未完。續待...>

(註1:我的髮量多,怎麼打薄也打不完,就是一顆圓圓的香菇頭)


    全站熱搜

    loveim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