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幾個月幾乎每周五就上台北上課
搭公車的時候,不再像以前那樣~就是睡覺
緊緊的捕捉台北市的一草一木
不知下回來的時候又會呈現什麼樣的風貌

車站旁的 月台上的人
觀察最多
形形色色 唯一相同的就是臉上都寫著--等待

公車停站接駁乘客的時間很短
乘客也匆匆忙忙 , 上下, 過馬路, 走斑馬線, 離開視線~~
又換到下一站...
這禮拜,上了車依舊選了靠窗的座位


忽然,一雙匆匆的眼睛,讓我想起一位幾乎要消失在記憶裡的一個人。



高三那年一開學,班上多了一位新面孔,靜靜坐再最後一排
一板一眼的班導硬是要大家重新自我介紹一遍
班上同學除了她之外沒有其他新人
大家對班導此舉絕得有些莫名奇妙也無可奈何的一一自我介紹

『我叫蔡XX,請多指教。』簡短一句,教室瞬間靜了下來,
超齡成熟的面孔出現在一片清湯掛麵的阿呆臉中,更顯得突兀
是他的雙眼嗎?,瞳孔如琥珀色一般,還帶點淡淡的綠……
東方人不都是褐色近黑的瞳孔嗎
那時候髮禁未解,大家清一色的學生頭,她略帶黃褐色的頭髮走到哪都是目光所在

大家越對她好奇,越是覺得她神秘,後來聽說她其實是我們的學姊。其他一概不知。
一下課,她趴下睡覺,一放學馬上消失,沒有人有機會和她說說話。
過了幾星期班上重新排座位,我跟她隔壁座。
有時上課中,不小心喵到她,她經常的動作就是單手托著下巴看窗外,出神。
我想這可能也是為什麼會留級的原因之ㄧ吧

日子久了,我也會在她神遊的時後,故意掉過去一支筆或是立可白麻煩她幫我撿,讓她回神。
有一天,我又重施故技,她撿起掉下去的杯蓋,微笑的對我說,『我是不是又發呆了?』
從這天開始,我發現她是會笑的。

我很愛搞笑,下課時間我也會在跟同學說笑之餘拉她一同,不要讓她再用睡覺來躲避同學的友誼。
漸漸的,我知道她家在西門町有個水果攤,她有個比她更神秘的男友。

高三的生活是苦悶的,是壓縮得緊緊的。
斑導總是期望聯考放榜時能開出漂亮的榜單!所以對大家課業要求更高,相對於她的三天兩頭請假
趕不上早自修的測驗,再不然就是第2節課才出現,班導開始約談她。
每次看她約談回來,總是笑笑的對我說,『老師要我好好唸書,向你看齊~』
聽她在鬼扯蛋,向我看齊的人那年恐怕都落榜了!!

印象很深的一次,那天她中午才出現,斑導叫她去走廊上好好談談。
她跟我說,她出了車禍,打電話給班導,班導不相信,叫她還是要到學校給他瞧一瞧。

我忙著寫作業沒用心理會,抬頭望了望她,好好的啊,我說『你哪裡出了車禍啊?』
她掀起裙子,我一看嚇了一跳,她說那是車禍撞的,但我的直覺,她是被打的。

(未完。待續...)



    全站熱搜

    loveim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5) 人氣()